年度编辑奖应该奖励什幺?

2020-07-08 8W访问

年度编辑奖应该奖励什幺?

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,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,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。

据报载明年台北国际书展要增加「年度编辑奖」的奖项了。说实话这是个高难度的奖项,因为编辑对书的贡献太难捉摸了。有些书在市场轰动,可是编辑的作用不是特别大,有些书非常叫好,书能出版全赖编辑的坚持,可是出版以后无声无息,读者没感觉,社会没激荡,那幺这是好编辑吗?

「年度编辑奖」第一个会面临的麻烦,是如何辨认一本书到底是作者的贡献多,还是编辑的贡献多。例如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莉丝‧孟若,在她的文学生涯中有一位重要的幕后编辑道格拉斯‧吉布森扮演重要角色,倘若没有他的支持,或许孟若早已放弃短篇小说,也将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。孟若曾说:

(吉布森)绝对是整个加拿大出版界里面,第一个让我觉得,身为一个短篇小说家并没什幺好愧疚的,而且短篇小说也可以作为主流文学出版。这在当时的文坛,是一个相当有革命性的想法。在我对自己的未来犹豫不定的时候,是他对我作品的尊重,让我从一个小众的、无人问津的「文艺」作家,变成一个受大众欢迎的主流作家。

编辑能够在诺奖得主身后扮演关键角色,这当然绝对有赢得「年度编辑」的资格,但我们现实世界的问题是,大部分时候除了作家和编辑两人之外,没有人知道编辑对一本书到底有何贡献。他是直接收到作者整本书稿投递,上了封面就出书呢?还是从构想到概念,从大纲到结构,从观点到叙事策略,全部都提供专业意见,以至于让全书更增完美呢?

这个奖恐怕需要在这个地方大大伤脑筋了。

「编辑奖」第二问题是我们要鼓励怎样的编辑。是以一本书决胜负的编辑,还是以一整年的成绩算表现的编辑?

是选书能力很强,还是製作执行力很高?还是很会卖书?如果指的是选书能力的话,我们还可以再往下追问,那幺是选什幺书呢?是台湾所欠缺的,还是回应当前议题的,还是指示了我们的盲点的,或者引起社会关注的?

我们到底要选出什幺样的书才算是鼓励到编辑呢?「年度编辑奖」具有一种指标性的意义,告诉我们的编辑同业,某个方向是评审所讚许,同行所尊崇,这样才能让编辑看见典範,有所师法。

如果要提出一个评选标準的话,我会认为应该要奖励编辑的议题设定能力,也就是「你出了什幺书来跟整个社会对话」这件事,而且呢,最好把作者书和全自製书分开给奖。

鼓励作者书的编辑奖,很容易跟作者奖难以区隔,图书编辑不像拍电影的各个专长,有很明确的分工,作者书的编辑有时候功劳很大,有时候就是尽了本分,并没有值得业界取法的典範价值。

全自製书则可以百分之百断言,那差不多全是编辑的功劳。

最后还有一件事,就是编辑做书是不能自嗨的。我们固然不必像见城彻说的,书不畅销就失去出版的意义(见《编辑这种病》),但出版本就是传递讯息给公众,所以一个以对话为前提的出版物,至少应该做到在广泛的议题受众之间产生广泛的迴响,那包括书评、转介,或列入阅读书单等。

更多编辑想法,请看《老猫学数位PLUS》!►►

(更多老猫文章请看老猫出版侦查课)
(鼓励老猫陈颖青的出版研究,请给老猫出版侦查课粉丝团一个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