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, 岂是说了算?

2020-07-23 8W访问

◎邱淑琴(台北信友堂会友)

经文:撒母耳记上一章第1-10节

我教会的成人主日学在上撒母耳记,牧师引导我们思考一些问题,其中一题是:哈拿的丈夫以利加拿婚姻中的「问题」是哪些?住以法莲山地的利未人以利加拿「他有两个妻:一名哈拿,一名毗尼拿。毗尼拿有儿女,哈拿没有儿女。」(2节)除了思考以利加拿婚姻中的问题以外,也再次思考这一个家庭对于「爱」的期待及定义。

哈拿说不出口的苦情
一、不完全的爱─爱我,却娶两个妻:
哈拿应该是以利加拿的正妻,「无奈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。」(5节)没有生儿育女是她的最痛,以利加拿或许因为这个原因而娶妾生子,因此哈拿必须忍受与别人共享丈夫的痛苦,这也是以色列妇女的羞辱;毗尼拿还因此「作她的对头,大大激动她,要使她生气」以致于哈拿受到羞辱,生气痛苦到哭泣不吃饭(6-7节)。

生不生孩子的主权在耶和华,所以哈拿的无奈,以利加拿感到无能为力,他认为自己给哈拿最具体、最有保障的爱。以利加拿「爱哈拿」、「给哈拿的却是双分的祭肉」,以利加拿对待哈拿的心意记载于圣经中。

传统上,重视子嗣的以色列人和中国人,对于一个生不出儿子的妻子而言,丈夫还顾念情义对她那幺好,哈拿应该是觉得相当感动,为什幺哈拿却不吃饭、不满足呢?

以利加拿并且温柔地安慰妻子:「有我不比十个儿子还好吗?」(8节)意思是:「哈拿啊!你不要忧愁,我会爱你照顾你一辈子!」为什幺哈拿却痛痛地哭泣呢?

或许!哈拿在心裏千遍百遍吶喊着:「为什幺?爱我,却娶两个妻?爱我,却与别人生孩子?」

她说不出口的苦情是:「为什幺你的最爱却不是唯一的爱?你双倍的祭肉却不是百分之百的爱?你的保证却不是永恆的爱?」
不专一又不完全的爱,即使以利加拿对哈拿再好都无法安慰她。

毘尼拿─受伤的攻击者
二、好偏心的爱─要我的儿女,却不爱我:
另一个女人毘尼拿,看起来很得意很强势,有孩子是她最大的骄傲与价值。然而:「我的价值只是生产孩子的工具吗?」

毘尼拿的得意隐藏最深的痛:「我有孩子,却得不到丈夫最多的爱。」爱少肉也少。

毘尼拿的强势掩饰最大的嫉妒:「我的丈夫好偏心,要我的儿女,却不爱我 。」

得不到以利加拿完全的爱,毘尼拿攻击哈拿的最痛:「耶和华不使哈拿生育,」她仇恨哈拿,并且总是要故意激动哈拿,使她生气。

受伤的毘尼拿很努力地伤害哈拿!这样的家庭纷争,毗尼拿的愤怒与伤害,哈拿的羞辱与苦情,以利加拿的无能为力,三人关係的角力一定常常上演。

三、搞不懂的爱─为什幺要哭泣?
以利加拿「每年从本城上到示罗,敬拜祭祀万军之耶和华;…每逢献祭的日子,将祭肉分给他的妻毗尼拿和毗尼拿所生的儿女。」(3-4节)他们并且在示罗吃喝(9节)。

以利加拿在宗教上谨守律法的要求,并且有敬虔的行动,在敬拜与献祭的行为上无可挑剔。

然而,这个利未人爱上帝也爱世界的多子多孙,没有孩子就再娶一个妾,生活中自己作主,他不肯等待像以撒,不肯顺服「生育儿女是上帝的主权」,他也没有「即或不然─就算我没有儿女」依然敬畏上帝的真爱与真心!

说爱上帝却自行做主的矛盾
所以,以利加拿传宗接代靠自己、靠血气,没有真的让上帝作主;以利加拿看重肉体的、血缘的儿女更甚于看重上帝,「儿女」成为他的偶像,另一个在生活中实质上影响他的「主」。

以利加拿在婚姻上没有休妻,没有亏待不生育的妻子,就摩西的律法而言,也没有「可议」或「违背律法」的罪。甚至,他用双倍的祭肉补偿哈拿,以利加拿用分肉的比例衡量分爱的比例,可是,就算他给双倍的肉,给双倍的「最爱」,却给不出完全的爱。

以利加拿甜言蜜语地说:「我爱哈拿!」
他看似关爱地问:「哈拿啊,你为何哭泣,不吃饭,心里愁闷呢?」他拍胸脯挂保证说:「有我不比十个儿子还好吗?」有我照顾妳最重要啦,照顾你身体的温饱,照顾你一辈子,你还担心甚幺呢?为什幺还愁闷呢?他不了解哈拿的不安全感、不生育的无奈、竞争的压力、嫉妒的愁苦!所以,他虚空的安慰无法真正安慰哈拿。

婚姻起初设立的原则
哈拿知道以利加拿的爱情是嘴巴上的、是物质上的、是表面上的、是不完整的,因为,他投入另外一个女人的怀里,生下孩子。

以利加拿一定也很为难:为什幺家中这两个女人不能和平相处呢?为什幺哈拿要伤心哭泣呢?

四、专心的爱─最爱就是唯一的爱:
设立婚姻的是上帝。一开始,上帝就只为男人造一个女人(创世记二章21-24节);新约时代,主耶稣更是提到反对休妻(马太福音十九章3-6节);后来保罗吩咐提摩太,选立教会执事与长老的原则之一就是「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」。

旧约虽然没有明确禁止娶两个妻(申命记廿一章15-17节),但是,新约中,法利赛人问主耶稣说:「『这样,摩西为甚幺吩咐给妻子休书,就可以休她呢?』 耶稣说:『摩西因为你们的心硬,所以许你们休妻,但起初并不是这样。』」(马太福音十九章7-8节)

上帝设立的婚姻,容不下第三者,甚至连父母都不行,是专一的、是从一而终的、是圣洁并且彼此忠诚的,更是不能任意违背盟约的;上帝不要「一个丈夫有两个妻」,这是犯罪。

上帝与选民盟约之爱
上帝以婚姻的盟约比喻祂与子民的爱,祂全然的爱以色列人,也期待以色列人「你要尽心、尽性、尽意、尽力爱主─你的神。」(马可福音十二章30节)上帝希望是以色列人的「最爱」!祂要求:「除了我以外,你不可有别的神。」(出埃及记廿章3节)上帝要成为以色列人专心的爱与唯一的爱!

当以色列人和上帝的关係只剩下守律法的行动时,祂透过先知何西阿沉痛地说:「我喜爱良善(或译:怜恤),不喜爱祭祀;喜爱认识神,胜于燔祭。」(何西阿书六章6节)

当以色列人又敬拜上帝又拜偶像时,上帝透过许多先知责备以色列人行淫。流泪先知耶利米传达上帝的话说:「我在古时折断你的轭,解开你的绳索,你就说:我必不事奉别 神。谁知你在各高冈上、各青翠树下仍屈身行淫。」(耶利米书二章20节)

因为以色列人─上帝的妻子又爱别神,上帝无数次伤心难过、不断警告惩罚,甚至沉默任凭。最后,祂差派独生爱子为世人的罪被钉十字架,三天后复活,救赎我们脱离「罪」的捆绑。

五、爱-可以自由与多元吗?
现在进入了后现代的思维,强调自由与多元的爱。
这就好比有一个丈夫对妻子说:「我最爱的人是妳,我给你双份的生活费!」然后丈夫一转身,又对另外一个女人说:「妳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,我一生要持守对妳的爱!」

这个作丈夫的不能理解妻子:「为什幺我给你这幺多的爱和生活费,你还要哭泣?」又好比有一个弟兄,他说:「我最爱的是主耶稣!」他每个主日上教会,每个月领圣餐,每半年参加同工退修会,也带领全家敬拜上帝,又在教会热心服事。

他另外有一个比较不爱的是妈祖,他每年会去参加妈祖的遶境大拜拜,不论艳阳或大雨,三跪九叩还排队钻轿底。

三一真神的独一性
他说:「上帝,我最爱你,我给上帝的奉献是给妈祖的香油钱的两倍!」然后他得意地说:「上帝啊!你有我,不是比有十个奉献很少的信徒还好吗?」他一直都不明白:「为什幺最爱上帝,上帝还不满意!」他更不明白:「为什幺只能爱一个上帝?」

身为一个妻子,如果我只是丈夫的最爱却不是唯一的爱,那幺,他再多口头上的甜言蜜语,或者是手头上丰美的双份祭肉,都无法拭去我心头的痛苦与眼角的泪水。

作为三位一体独一的真神,如果只是百姓的「众王之一」、我的儿女的「众父之一」、我的妻子的「众夫之一」、我的信徒的「众神之一」,那幺,再虔诚活跃的敬拜,再多的牛羊与奉献,都无法满足上帝的心意,也无法回应上帝的权能与慈爱。

以利加拿在宗教上两个主,上帝与自己,婚姻上两个妻,哈拿与毗尼拿。当人的「真爱」、「最爱」却不是「唯一的爱」时,只是令神伤心,令人哭泣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