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铁西环站带走西环大楼:社区不是森林,不该放任弱肉强食

2020-07-22 2W访问

编按:港铁西港岛綫通车,港大港铁站附近的「西环大楼」将被清拆、建为豪宅,相关历史遗迹也将随之湮没,但原人提出,发展和保育间有许多可着墨处,启德机场的高度限制间接保育九龙城,即为一例。

走过西环的西港岛线建成,西环大楼却不再见了。

位于港大港铁站旁的西环大楼,1961年至今是社区的地标,色彩斑斓的外墙,丝毫不见老态,却被田生地产看中,人去楼空。历史上最大的强制拍卖的项目,45亿的重建,已是恆基的囊中物,将来兴建一楝600单位38层高的住宅,未来呎价达2万元(编按:每一平方英呎,约为0.028坪)。

西环大楼的前身是煤气鼓(煤气储存槽),1934年,发生大爆炸,导致42死亡,包括︰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的首任馆长林栋,数百人无家可归,附近圣类斯中学校长立即宣布停课,并带领学生救灾。而一位巴基斯坦籍的保安,奋不顾身,冲入火场,扭动按钮将煤气引入大海,避免煤气引来更大的爆炸。市民纪念他的犠牲,在大厦地下(编按:Ground Floor, 台湾称为「一楼」),设有一小灵位纪念,可惜,一切将随重建湮没。

延伸阅读:港铁西港岛线通车》房租涨老店歇业 小巴生意减半

港铁西环站带走西环大楼:社区不是森林,不该放任弱肉强食 西环大楼 Photo credit: Ivan Wong

跟老街坊谈天,快90岁的伯伯,住在西环20几年,从南区搬过来。说起西环大楼,很冤枉,2004年整栋大厦维修,同年政府决定兴建地铁,标誌一切徒然。2007年田生(地产)开始收楼,大楼下的小店都被赶绝,只有一档整鞋(修鞋舖)能搬入街市。这几年楼上大多都无人住,而大厦清拆和地铁落成都只是时间问题。

地铁便利有代价

地铁方便,伯伯眼中是有代价,「唐楼拆剩很少,起左地铁都无晒唐楼(盖了地铁也就没了唐楼)」。

与其缅怀旧楼,伯伯更担心下一代,「楼太贵,2万几蚊(元)一呎,后生买唔(不)起,泳池、会所,我都无用(对我也没用)」(「房太贵,2万多元港币一呎,年轻人买不起,泳池、会所,对我也没用」)。重建豪宅,有否询问街坊?

港铁西环站带走西环大楼:社区不是森林,不该放任弱肉强食 西环大楼 Photo credit: Ivan Wong

西环大楼是西环地标,波记就是石塘咀的集体记忆。

西环大楼对面、开店40多年的波记烧鹅,自製烧味远近驰名,伯伯见证加租、搬迁,「波记以前唔係这裏,搬左好多次,去过街市,再出番街舖」(「波记以前不在这裏,搬了好多次,曾到街市,再回到街上的店面」),连荣获米芝莲(台称米其林)的波记都吃不消租金急升,成为游牧民族,街坊生意更难想像。80元一碟的鹅肶饭(鹅腿饭),波记已离开伯伯的舌头,只留在伯伯心中。对比波记,伯伯独爱街市,早上到中午,跟婆婆在茶档医肚(吃饭)、聊天,「石塘咀街市熟食中心好平,23蚊公仔麵包饮品,但无冷气,夏天好热,都惯」(「石塘咀街市熟食中心好便宜,23元的公仔麵加饮品,但没冷气,夏天好热,都习惯了」)。

石塘咀熟食中心当区硕果仅存的廉价食肆,卧虎藏龙。名为「桃源美食」的四川菜馆,贴满「人民公社好」,「进玄关洞识世情」,犹如符咒般的装饰,不似「桃源」,活像灵堂,令人不禁失笑。

街坊生意,地铁可帮到忙吗?香港的泡沫,总需要人在炒作,地铁、东北(编按:新界东北发展计划)、高铁、自由行,任何风吹草动都是炒楼、炒舖的机会,西环大楼因地铁消失了,波记可以保多久,下一个社区又是哪一个呢?土瓜湾、大角咀、深水埗?

地铁和小店应可共存

不要再说自由市场,不是市场淘汰小店和炒贵房价,而是政府与地产商迫(逼)走青年人与社区。港铁所到之处,真是无一倖免?

发展与保育,中间有很多可着墨。昔日启德机场的高度限制,间接保育九龙城,藉不同的规划限制,旧区和小店和地铁是可以共存。为何一间间酒店走入社区,肆无忌惮,政府有意为之。先限制发展,再发展基建,社区不是森林,不能弱肉强食,让资本垄断。

生活不单是居所,也需要有质素和态度。我们在香港活得下吗?

港铁西环站带走西环大楼:社区不是森林,不该放任弱肉强食 西环大楼 Photo credit: Ivan Wong


*按讚「关键评论网 香港」FB,留意香港本土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消息。